經·典·案·例

classic case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刑法與行政法規重合時,法院支持行政處罰判決

2013-03-11 528

俞建國+電話-最短.jpg

上海市閘北區人民法院

行政判決書


 


(2007)閘行初字第102號


    原告上海某某船務實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陳某某,男,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周某某,男,上海市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孔某某,女,上海市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為上海市地方稅務局閘北區分局,住所地本市中山北路198號。

    法定代表人吳桐聲,男,局長。

    委托代理人俞建國,男,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丁曉敏,女,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上海某某船務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船務公司)不服被告上海市地方稅務局閘北區分局(以下簡稱閘北稅務分局)于2007年9月19日作出的稅務行政處罰決定,于2007年12月3日向本院提起訴訟。本院于2007年12月11日受理后,于同年12月17日向被告送達起訴狀副本和應訴通知書。本院于2008年1月17日組織原、被告進行了證據交換。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8年1月29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船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陳某某、委托代理人周某某、孔某某、被告閘北稅務分局的委托代理人俞某某、丁某某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被告于2007年9月19日作出編號為滬地稅閘罰一[2007]××01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以下簡稱《稅收征管法》)第六十三條,“納稅人偽造、變造、隱匿、擅自銷毀賬簿、記賬憑證,或者在賬簿上多列支出或者不列、少列收入,或者經稅務機關通知申報而拒不申報或者進行虛假的納稅申報,不繳或者少繳應納稅款的,是偷稅。對納稅人偷稅的,由稅務機關追繳其不繳或者少繳的稅款、滯納金,并處不繳或者少繳的稅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擬對原告應補營業稅、城建稅、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處以相應的罰款計1,095,972.15元。

    被告于2007年12月24日向本院提供了以下作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的證據、依據。

   ?。ㄒ唬┳C據

    1、原告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復印件。

    2、原告的稅務登記證。

    證據1、2證明原告的稅務由被告管轄。

    被告提供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事實證據如下:

    3、原告法定代表人陳某某的詢問(調查)筆錄兩份。

    4、原告會計魏某某的詢問(調查)筆錄。

    5、原告與南京某某運輸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京某某公司)簽訂的運輸合作代理協議、運輸代理協議。

    6、南京某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某某的詢問筆錄。

    證據3-6證明原告在與南京某某公司無實際貨物運輸業務的情況下,雙方通過簽約方式約定南京某某公司按原告要求開具發票,并按發票金額的1%收取費用。原告將取得的發票在納稅申報時抵扣,該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發票管理辦法》)的有關規定,構成偷稅。

    7、上海某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某會計事務所)出具的關于原告收受南京某某公司263張運輸代理業發票涉及稅收案件審計鑒定報告(以下簡稱審計報告)。

    8、上海某會計事務所出具的關于原告涉及稅收案件中有關與承運人款項結算情況(以下簡稱結算情況)。

    9、發票統計表。

    證據7-9證明原告取得的263份運輸發票金額合計為12,882,423.10元,上述263份發票已被原告納稅申報抵扣,影響稅收1,307,565.94元。

    10、原告收付款憑證和發票。

    11、原告的營業稅納稅申報表、工商企業城建稅等稅費申報表、扣繳個人所得稅報告表、小型企業按“純益率法”征收所得稅申報表、企業所得稅納稅申報表、私營企業納稅申報表等申報表。

    證據10、11證明原告未按法律規定繳納稅款。

    12、稅收通用繳款書,證明被告要求原告依法繳納稅收和稅費及對原告的處罰金額(已履行)。

    13、被告分別于2007年8月9日、17日、9月19日作出的稅務稽查報告及簽報單,證明被告對決定原告補繳稅款和罰款的金額進行了審核。

    被告提供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程序證據如下:

    14、南京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以下簡稱南京市稅務稽查局)的稅務協查函。

    15、被告的稅務稽查任務下達單。

    16、被告的查帳通知書及送達回證。

    證據14-16證明被告收到南京市稅務稽查局的協查函后,下達了對原告的稅務狀況進行稽查的指令,并將查賬通知書送達原告。

    17、大案要案情況報告表、立案審批表。

    18、上海市稅務稽查工作規程。

    證據17、18證明被告立案符合程序規定。

    19、被告于2005年10月作出的簽報單及2006年3月作出的審理報告、稅務稽查報告,證明被告對決定原告補稅和罰款的金額進行了審核。

    20、(2005)閘稅十一所查E字第××號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及送達回證、原告的第一次陳述(申辯)筆錄、原告的陳述意見書、(2005)閘稅十一所查E字第××號稅務處理決定書(以下簡稱第一次稅務處理決定書)、(2005)閘稅十一所查E字第(××)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以下簡稱第一次稅務處罰決定書)。

    21、滬地稅復決[2007]×號稅務行政復議決定書。

    證據20、21證明被告曾對原告作出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后均被上海市地方稅務局復議決定撤銷。

    22、滬地稅閘罰告[2007]××01號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及送達回證、原告的第二次陳述(申辯)筆錄、被告分別于2007年8月9日、17日、9月19日作出的稅務稽查報告及簽報單、滬地稅閘處[2007]××01號稅務處理決定書(以下簡稱第二次稅務處理決定)及送達回證、滬地稅閘罰一[2007]××01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以下簡稱第二次稅務處罰決定)及送達回證,證明被告核查了要求原告補繳稅款的計算方式及依據,在處罰前對原告進行了事先告知,告知原告具有申請聽證程序的權利,聽取了原告的陳述申辯,經討論,分別作出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并送達原告。

    23、委托書、律師執業證復印件、原告的行政復議申請、被告的行政復議答復書、稅務行政復議決定書,以上證據證明原告對第二次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提起復議申請,復議決定維持被告所作的第二次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

   ?。ǘ┮罁?/span>

    1、《稅收征管法》第二條、第五條、第四十條、第五十四條、第六十三條、第六十八條之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一百零二條。

    2、《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條、第八條第二款、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九條之規定。

    3、《發票管理辦法》第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實施細則》(以下簡稱《發票管理辦法實施細則》)第三十三條、第五十五條之規定。

    4、《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第一條之規定。

    5、《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維護建設稅暫行條例》第三條之規定。

    6、財稅(2003)16號《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營業稅若干政策問題的通知》[以下簡稱財稅(2003)16號文]第四條之規定。

    7、國發[1986]50號《征收教育費附加的暫行規定》(以下簡稱國發[1986]50號文)第三條、滬稅地[1993]79號《關于提高本市城市教育費附加征收率的通知》(以下簡稱滬稅地[1993]79號文)之規定。

    8、滬財預[2002]101號《關于轉發<上海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調整本市河道工程修建維護管理費征收標準等問題的通知>的通知》(以下簡稱滬財預[2002]101號文)、滬府辦發[2002]27號《上海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調整本市河道工程修建維護管理費征收標準等問題的通知》(以下簡稱滬府辦發[2002]27號文)之規定。

    9、滬稅所一發[2003]1號《關于統一本市核定征收企業所得稅征收率的通知》(以下簡稱滬稅所一發[2003]1號文)、滬地稅四(1995)11號《上海市地方稅務局關于對本市部分私營企業實行按銷售額或營業收入帶征方式征收所得稅的若干規定》[以下簡稱滬地稅四(1995)11號文]之規定。

    原告訴稱,其法定代表人陳某某曾因稅務問題遭刑事拘留、逮捕、起訴。期間,陳某某繳納了10萬元擔保金及243萬元暫扣款。2005年10月19日,陳某某被公安機關取保候審。2006年11月28日,檢察機關解除了對陳某某的取保候審,同時以陳某某案不構成偷稅罪銷案退回公安局自行處理。綜上,陳某某的行為不構成偷稅罪的事實已得到檢察機關的認定。2007年5月,被告對原告作出了第一次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將243萬元暫扣款全部抵沖罰款及補稅。后第一次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被上海市地方稅務局以適用法律不當為由撤銷,但被告仍沿用原法律適用,在僅增加《發票管理辦法》第三條的情況下再次作出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故被告適用法律錯誤。并且原告實際已經支付給運輸單位相關運輸費用,只是取得發票的具體操作不規范,因此充其量按《發票管理辦法》第三十六條第四款、第六款規定,沒收違法所得,處一萬元以下罰款。原告認為所涉的12,882,423.10元系運輸費,該筆錢款系由原告、托運單位分別向承運單位實際結算,原告并未從該筆運輸費中獲取任何收入,其作為水路貨運、船舶代理的中介單位,已按規定納稅,何來偷稅、補稅、罰款?故被告應當追究運輸單位的偷稅責任。原告與南京某某公司是兩級代理關系,南京某某公司開具給原告的發票是正規的稅務發票。即便被告要追究責任,亦應當追究代承運單位開具發票的南京某某公司而非原告的責任。原告并未因南京某某公司開具發票而獲得營業額收入,反而支付1%的代理費,故被告處罰、要求補稅的主體錯誤。原告接受托運業務后,與南京某某公司共同聯系船舶承運。即使原告因注冊在上海的優勢而便于聯系船舶,亦是經南京某某公司同意后才配貨裝船。由于裝卸貨物地點均在上海,經雙方認可由原告與承運單位自行結算,故被告認為原告與南京某某公司無實際運輸業務的觀點錯誤。按照被告第二次的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原告應當補繳的稅款及罰款金額與暫扣款金額不差上下,僅相差600余元,故被告作出的第二次的稅務處理決定及處罰決定缺乏依據。即便被告要向原告收取該筆運輸費的稅款,亦應當按照運輸業的合計稅率3.5%收取,而不是按被告所計算的中介代理業的合計稅率10.5%收取。為此,原告訴請撤銷被告所作的第二次的稅務處罰決定。

    原告在起訴時和審理中提供了以下證據:

    1、被告第二次稅務處理決定書、被告第二次稅務處罰決定書、原告行政復議申請書、第二次行政復議決定書,證明原告起訴符合條件。

    2、被告第一次稅務處理決定書、被告第一次稅務處罰決定書、第一次行政復議決定書,證明被告第一次所作的稅務處理決定及行政處罰決定被復議機關撤銷。

    3、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以下簡稱閘北公安分局)出具的扣押物品、文件清單及閘北公安分局出具的暫時扣留(或凍結)財物統一收據,證明因被告提供數據有誤,導致原告被閘北公安分局暫扣243萬元,多扣163萬元。在刑事案件被撤銷后,閘北公安分局告知原告暫扣款已轉至被告處,當時被告尚未作出第一次的稅務處理決定及行政處罰決定,但仍未將暫扣款歸還原告。

    4、起訴意見書、取保候審決定書、釋放證明書、解除取保候審決定書,證明閘北公安分局起訴陳某某的刑事案件被上海市閘北區人民檢察院(以下簡稱閘北檢察院)退回,閘北檢察院認定陳某某偷稅罪不成立,但被告依舊對原告作出處理。

    5、審計報告、結算情況報告,證明運輸費已全部與承運單位結算,原告不存在偷稅行為。

    6、原告與南京某某公司簽訂的運輸合作代理協議、運輸代理協議,證明原告與南京某某公司是委托代理關系。

    被告辯稱,原告在與南京某某公司未發生實際貨物運輸業務的情況下,以現金支付南京某某公司開票金額1%的方式收取南京某某公司263份運輸代理發票,票面金額合計12,882,423.10元。263份發票已全部被原告抵作運輸費用支出在納稅申報時作扣減運輸收入,原告行為違反了《發票管理辦法》之規定,以此進行虛假納稅申報,不繳或少繳應納稅款,屬偷稅。原告應補繳稅款1,333,330.78元,被告對其處以相應的罰款計1,095,972.15元,于法有據。被告重新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改變了原法律適用,合法有效。綜上,請求法院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經庭審質證,原告對被告提供的證據3、4、9、19、22中的被告的稅務稽查報告及簽報單、第二次稅務處理決定的真實性無異議,對上述證據的證明對象有異議;對證據6、17、18及23中的被告行政復議答復書有異議;對被告的其他證據均無異議。原告認為,證據3、4證明原告與南京某某公司間有真實的業務,雙方是委托代理關系。證據6,南京某某公司法定代表人陳述原告要求與南京某某公司合作的內容與事實不符,雙方均有合作意向。證據9,發票統計表中的序號為5號、233號記載的發票金額有誤,被告將4萬余元、6萬余元記載為458萬余元、614萬余元,雖然被告在行政處理時已予以糾正,但原告因此在公安偵查階段多交了163萬元的暫扣款。證據17的真實性,原告無法確認。證據18,是法律依據而非證據。證據19,即便如被告所認定的原告的行為構成偷稅,原告亦應當按交通業的稅率繳納稅款。證據22中的稽查報告及簽報單的計算依據不正確。證據23中的行政復議答復書,原告沒有收到。

    原告對被告的法律依據有異議,認為被告在作出具體行政行為時僅適用了《發票管理辦法》的第三條規定,開庭時不能再增加法律依據?!栋l票管理辦法》第三條是關于發票的定義,而非被告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法律依據?!栋l票管理辦法實施細則》第三十三條規定的情形是針對南京某某公司的行為,并非針對原告。根據原告被暫扣的款項數額,被告作出稅務處理決定及行政處罰決定,顯然不當。

    被告對原告提供的證據1無異議,對證據2-6的真實性均無異議,但對證據2-6的證明對象有異議。被告認為:證據2,第一次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被復議機關撤銷的原因是其未引用《發票管理辦法》第三條之規定,故而因法律適用不當被撤銷。證據3、4與本案無關聯。證據5,審計報告及結算情況僅系對原告公司的帳簿記錄的審計、結算,并不能證明原告從南京某某公司取得發票合法。證據6,印證了原告從南京某某公司取得發票不合法。

    經庭審質證,本院對以上證據作如下確認:

    1、被告提供的證據1、2,原告對被告提供的具有管轄權的證據無異議,本院予以采納。

    2、被告提供的證據3、4、6,均為被告作出本案被訴具體行政行為前所作的詢問(調查)筆錄,能相互印證,證明原告與南京某某公司無業務往來,原告聯系承運方后,由南京某某公司按原告要求開具發票,并向原告按發票金額的1%收取費用,故本院對證據3、4、6予以采納。原告認為其與南京某某公司有真實業務往來,但未提供充分證據予以證明,本院對原告觀點不予采信。

    3、被告提供的證據5、原告提供的證據6,系相同的證據,均證明原告與南京某某公司簽訂協議,約定南京某某公司按原告要求開具發票,并按發票金額的1%收取費用,該證據與本案有關聯,本院予以采納。

    4、被告提供的證據7、8與原告提供的證據5一致,系上海某會計事務所出具的審計報告、結算情況,與本案有關聯,本院予以采納。

    5、被告提供的證據9、10,雖具有真實性,但因被告系根據審計報告的結論認定原告的涉案發票金額,且原告對審計報告結論未持異議,故證據9、10與本案無關聯。

    6、被告提供的證據11,是原告納稅申報的記錄,證明了原告的納稅情況,原告對此無異議,本院予以采納。

    7、被告提供的證據12,證明被告在作出第一次稅務處理決定和稅務處罰決定后,向原告追繳稅款、并處以罰款的事實,原告對此證據無異議,本院對此事實予以確認。

    8、被告提供的證據14-17,證明被告接到外省市稅務機關的協查函后,下達了稽查令,并通知原告進行查賬,在發現原告將南京某某公司所開發票作為減除項目納稅申報后,對原告依程序規定立案調查。被告的稅務處理決定、稅務處罰決定證明上述證據具有真實性,故本院對證據14-17予以采納。

    9、被告提供的證據18,證明本案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的立案符合程序規定,本院對此事實予以確認。

    10、被告提供的證據19、20,系被告作出第一次稅務處理決定、稅務處罰決定及之前的內部審核報告。因第一次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已被復議機關撤銷,故本院不予采納。

    11、被告提供的證據21,證明復議機關撤銷被告作出的第一次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的同時,責令被告對原告重新作出處理、處罰決定。該證據與被告作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有關聯,且原告對此無異議,本院予以采納。

    12、被告提供的證據22,其中稅務稽查報告及簽報單與證據13一致,證據22證明被告在處罰前對原告進行了事先告知,告知原告具有申請聽證程序的權利,并聽取了原告的陳述申辯,經討論,作出稅務處罰決定后送達原告。原告對此無異議,本院予以采納。

    13、被告提供的證據23,是本案被訴具體行政行為作出后的復議程序,不是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的事實和程序證據,故本院不予采納。

    14、原告提供的證據1,能證明原告在法定的期限內起訴,本院予以采納。

    15、原告提供的證據3,雖具有真實性,但該證據并非被告作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的事實證據,其證明對象亦不屬本案的審查范圍,故不予采納。

    16、原告提供的證據4,不能證明原告的納稅申報合法,故證據4與本案無關聯,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根據以上有效證據及當事人質證意見認定以下事實:自2003年6月起,原告與南京某某公司簽訂運輸代理合作協議、運輸代理協議,約定原告以支付開票金額1%的費用之方式獲取南京某某公司開具的代理運輸發票。上海某會計事務所受閘北公安分局委托于2006年1月11日出具了審計報告,結論為,2003年6月至2004年10月,原告接受上海某集團供銷總公司六公司等托運單位的船運代理業務,向托運單位開具上海市水路貨物運輸服務統一發票(或全國聯運行業貨運統一發票)金額為13,342,353.66元;截至2005年12月31日,原告賬面反映,通過銀行已支付船方運費為9,571,433.06元;2003年6月至2004年10月,原告以合作名義直接向南京某某公司支付運費發票總額的1%代理費,收受南京某某公司浦口分公司、高淳分公司開具的“江蘇省交通運輸代理業專業發票”263份,發票總額為12,882,423.10元,在原告納稅申報中作代墊運費直接抵扣;抵扣影響營業稅644,121.16元、城建稅45,088.48元、帶征所得稅515,296.92元、帶征個人所得稅103,059.38元,合計影響稅收1,307,565.94元。上海某會計事務所于2006年10月24日出具了結算情況,結論為根據原告賬面記載和公安提供的筆錄綜合反映,331萬元款項系由托運方與承運方自行結算。

    2005年4月,南京市稅務稽查局致函上海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請求協查南京某某公司浦口分公司所開發票的受票方的有關情況。同年9月7日,被告向原告送達了查賬通知書,于當月14日對原告立案稽查。同年9月20日,原告法定代表人陳某某被閘北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在繳納了243萬元暫扣款及10萬元保證金后,于同年10月19日經閘北公安分局決定取保候審。2006年11月28日,閘北檢察院解除了對陳某某所作的取保候審決定,并將案件退回公安機關自行處理。2007年5月10日,被告對原告作出了第一次的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原告不服申請復議。上海市地方稅務局復議決定以被告適用法律有所不當,撤銷了被告作出的第一次的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責令被告對原告的違法行為依法重新作出處理、處罰決定。被告于2007年9月11日對原告進行了第二次處罰告知,在原告表示異議的情況下告知原告在三天內有書面申請聽證的權利。被告于同年9月18日、19日再次進行了審核,于9月19日分別作出了第二次的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原告不服,提起復議申請。上海市地方稅務局于2007年11月26日作出復議決定,維持被告第二次作出的稅務處理決定及稅務處罰決定。原告仍不服,于2007年12月3日向本院提起訴訟。

    本案原、被告爭議焦點在于:南京某某公司與原告是否構成二級代理關系;開具的發票能否作為原告的進項成本予以扣減,被告認定原告行為構成偷稅是否具有法律依據;被告作出的第二次稅務處罰決定是否屬適用法律錯誤,是否以同一事實、理由對原告作出與原具體行政行為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的具體行政行為。

    關于南京某某公司與原告是否構成二級代理關系的爭議。本院認為,被告提供的筆錄、上海某會計事務所審計報告、結算情況反映,原告接洽運輸業務,并與承運方自行結算運費,南京某某公司按原告要求開具代理運輸發票;原告與南京某某公司間無運輸款項賬目往來,故南京某某公司與原告不存在真實的運輸代理業務,不夠成二級代理關系。

    關于南京某某公司開具的發票能否作為原告的進項成本予以扣減,被告認定原告行為構成偷稅是否具有法律依據的爭議。本院認為,根據財稅(2003)16號文,“營業額減除項目支付款項發生在境內的,該減除項目支付款項憑證必須是發票或合法有效憑證”的規定,原告雖在納稅申報時提供了南京某某公司開具的正規發票,但該開票行為系雙方協議約定由南京某某公司按原告要求開具發票后收取原告發票金額的1%費用而為,并且原告與南京某某公司實際未發生交通運輸業務,故南京某某公司為原告開具的1288萬余元發票均屬虛開。虛開的發票不符合《發票管理辦法》第三條,“本辦法所稱發票,是指在購銷商品,提供或者接受服務以及從事其他經營活動中,開具、收取的收付款憑證”及《發票管理辦法實施細則》第三十三條,“填開發票的單位和個人必須在發生經營業務確認營業收入時開具發票”的規定,故不屬于財稅(2003)16號文中所指的減除項目的發票,原告將從南京某某公司取得的1,288萬余元發票沖抵成本,作為其公司申報營業稅收入的計稅依據,屬虛假的納稅申報,該1,288萬余元發票均不能作為減除項目憑證。根據《稅收征管法》第六十三條,“……不繳或少繳應納稅款,屬偷稅”的規定,原告的行為屬少繳應納稅款,被告就此認定原告行為構成偷稅于法有據。

    關于被告作出的第二次處罰決定是否屬適用法律錯誤,是否以同一事實、理由對原告作出與原具體行政行為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的具體行政行為的爭議。本院認為,《稅收征管法》第六十三條,“……對納稅人偷稅的,由稅務機關追繳其不繳或少繳的稅款、滯納金,并處不繳或者少繳的稅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規定。被告的第二次稅務處理決定要求原告補繳稅款133萬余元,處罰決定處原告罰款109萬余元。據此,被告對原告作出的罰款決定在法律規定的幅度以內,并無不當。由于稅務處罰決定是按稅務處理決定的補繳稅款的數額為依據,而第一次稅務處理決定因適用法律不當被撤銷,導致第一次稅務處罰決定失去了計算依據被撤銷。被告在作出第二次處理決定的情況下,作出的第二次處罰決定,不屬于按同一事實、理由作出與原具體行政行為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的具體行政行為,故并無不當。

    綜上,本院認為,被告作為區稅務管理部門具有作出稅務處罰決定的執法主體資格。被告通過一系列調查取證,認定原告以南京某某公司虛開的1,288萬余元發票作為成本沖抵其營業額收入,所作的納稅申報屬虛假申報,依據《稅收征管法》第六十三條規定,對原告所作的處罰決定屬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被告在行政處罰前對原告進行了事先告知,聽取了原告的陳述申辯,在原告放棄聽證的情況下,被告經討論,作出的第二次稅務處罰決定,并送達原告,屬程序合法。原告認為因被告提供數據有誤,導致其多交暫扣款的主張,不屬本案審查范圍。原告其他的訴請主張,缺乏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維持被告上海市地方稅務局閘北區分局于2007年9月19日作出的編號為滬地稅閘罰一[2007]××01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的具體行政行為。

    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由原告上海某某船務實業有限公司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杜敏仙

代理審判員    汪霄云

代理審判員    孫  迪

二OO八年三月十一日

書  記  員       葉  一


 


聯系我們

地址:  上海市天目西路218

            號嘉里不夜城第一座

            2201,2206-10室

郵編:  200070
電話:  86-21-63808800
傳真:  86-21-63818300

            86-21-63818500

E-mail:gm@brilliance-

              law.com

能快速赚钱的游戏